好男人

您現在的位置是:首頁 > 生活 > 情感生活

不要再揉我胸了_他經常揉我的胸玩我下面

2020-04-08 12:26:11情感生活0

「對不起,王阿姨真的對不起,對不起……」倒在稀泥地的梁晶晶慌張的抹去眼淚,跪在地上給王姨不停磕頭,那模樣說要多可憐就有多可憐,一眼便可看出是位命運多舛的女孩。

「我知道這些年大家都不好過,這幾年晶晶和家母四處躲躲藏藏,身上也沒有多少錢,好不容易有了些錢,便想趕緊回來給所有人賠罪。」晶晶淚眼婆娑的懺悔道。

接著,她也顧不得滿身的爛泥巴水,像條哈巴狗爬到吳美麗的仇家們面前一一磕頭謝罪道,「吳伯母、何大伯、陳叔叔、黎嬸嬸、……,我真的很抱……」

忽然一個人影自王姨身后的平房飛奔而出,眾人見晶晶連歉字都來不及脫口,一個巴掌早已箭步啪上了她狼狽的臉上,尚未回過神,對方反手又是一啪、兩啪、三四五啪,打的梁晶晶差點沒有腦震蕩送醫。

只聽那女聲緩緩道,「這筆不是你媽欠的債,是你自己的,如今我連本帶利還給你。」

梁晶晶的眼睛幾乎被打得睜不開眼,好不容易勉強抬頭定睛一看,才看準原來是王姨那沒出息的女兒金美芙,如今身懷六甲的小芙挺著個大肚子,看到死對頭卻跑的比誰都快,像是怕梁晶晶一眨眼會消失似的。

正當金美芙伸出臃腫的豬蹄子準備進行第二回合拳擊訓練時,卻被一人架住了,金美芙回頭一看,立刻大罵道,「媽!你快給我放手,老娘今天就算不能打死她老娘也要跟她拼命,你別忘了這一家子當年是怎樣對待我們的,她的母親倒會讓你受到冤枉、她的父親是個殺人的強盜、這兩人生下的賤種是個偷了東西還栽贓給我的破麻!」

要是今天的女主角是傅小蝶,她肯定會反駁道,「我父親并沒有殺人。」,甚至不惜槓上也要保護家人名譽,可惜梁旺財的清白與否還不值得梁晶晶冒著再次挨打的風險來替他辯解,她自己都自身難保了,可沒有那閑工夫來當任何人的辯護律師。

不要再揉我胸了_他經常揉我的胸玩我下面

「好了好了,注意你的胎教,別忘了替孩子積點口德。」王姨攙扶著金美芙,手心的紙條下意識捏得更緊了些,方才她趁晶晶給別人磕頭的當下飛快的撇了支票上的數字一眼,僅僅是那一撇,她便決定對這丫頭手下留情。

她清了清喉嚨婉言道,「俗話說做人留一線,日后好相見,馨馨肯認錯還我清白,這輩子我也算是值得了,相信該還的錢,她一毛也不會少給,既然她們母女有心認錯賠償,再計較下去就是我們沒有肚量啦。」

頓了頓,她又接下去說道,「何況馨馨的身分不同以往,傷了根頭髮我們都賠不起。」她這話顯然是警告給自己孩子聽的。

在場七大姑八大姨被坑的錢有多有少,但都遠不及組頭王姨的數目來的龐大,霎時間眾人面面相覷,一下子也不知道該如何反駁說話頗具份量的王姨,您要知道,雖然王姨是嫌疑人,卻也是村內最具有頭腦和口才的人,她的名字既然有本事在村內止跌回升,甚至組織被害者公會尋求私人及法律途徑,那幺就代表她的話可不是一時腦充血的心軟求情,而是她老太婆真的不玩了,決定走私下和解路線。

當然,現場除了王姨與晶晶二位狼狽之外,誰也沒可能猜出王姨這段話背后的支線劇情。

但金美芙哪里會饒了梁晶晶,外人沖著王姨的面子讓步是外人的事,她是她的女兒,怎可能因為母親三言兩語就罷休,此刻連王姨都妥協,她更是氣急攻心,掙脫了王姨,抬腳就要往晶晶身上踹。

雖然晶晶打不還手罵不還口,但這不代表她就不想逃,她跪了已經有好一陣子,一雙腿麻的不省人事,眼看這頭瘋母豬今天不把她打成殘廢是不會停手的,梁晶晶認命的閉眼,腦海里告訴自己事后一定要把金美芙告到傾家蕩產。

晶晶咬了咬牙,眼下唯一的心愿只求老天爺不要讓孟權雅又像馬卡龍事件一樣突然從背后冒出就行……

不要再揉我胸了_他經常揉我的胸玩我下面

「不好意思,打擾了。」

好吧,她忘記老天爺的興趣之一就是以玩弄她為樂,她錯了,她方才的祈禱簡直是在請鬼拿藥單。

此時此刻,梁晶晶已經無暇細想孟權雅究竟甚幺時候出現?這齣鬧劇他看到多少?還有他會不會告訴何靜芝?這些問題對她來說已經過于深奧了。

孟權雅出現唯一值得高興的只有一件事-金美芙對這西裝筆挺的高大男人還算是有些畏懼,動不了手腳,只得不甘愿的收起蹄膀子開口酸道,「喲,這是夜路走多了怕撞鬼吧,大小姐還請保鑣呢,這位先生想必是紙扎人變成的,否則普通保鑣可無法替專走夜路的主子打鬼。」

孟權雅似乎覺得金美芙說話蠻有梗的,他聞言對晶晶笑道,「我知道豬只們最痛恨我們這些妖魔鬼怪,畢竟殺豬是祭祀的重要環節,也不怪她對我們滿腹怨言了,確實是我們不對,你說求神拜佛本是件好事,何必再取豬性命呢?」

幾位村民聽到孟權雅的回覆紛紛掩嘴偷笑,梁晶晶見村民的反應后愣了一愣,她千算萬算都沒有算到孟權雅肯替她解圍,可思緒一轉,她告訴自己這不過是暴風雨前的寧靜,既然孟權雅已經掌握了梁家的黑料,眼前施點小惠又何妨?反正無傷大雅。

「對了,這是我們大小姐律師的名片,上面有他的聯絡方式,后續的賠償再麻煩各位連繫他來處理,不知現在能否麻煩阿姨叔叔們通融通融,讓我先陪著老闆去上香,我們一會就回來。」孟權雅恭敬的將律師的名片雙手奉上交到王姨的手中,并鞠躬道,「過去的事情,晚輩僅代替大小姐及夫人向各位至上十二萬分的歉意。」

村民們見孟權雅誠意十足又有禮貌的樣子,紛紛點頭讓出一條路,黎嬸指著前方遠處道,「許家距離這兒走路要十來分鐘,不知道路問你家小姐便是,她熟的很,我們先聯繫律師先,看你們是不是又在變把戲耍人。」

不要再揉我胸了_他經常揉我的胸玩我下面

只見村民們將王姨圍成一圈,像是在商討對策,孟權雅眼見事情告一段落,便往梁晶晶的方向走去,腳踩輕快步伐掛著大孩子般的放鬆表情。

「大小姐,我們也差不多該去靈堂上香了。」孟權雅不愧是演技派,此刻他表現的倒真像一位專業保鑣,只要你能夠忽略這西裝筆挺的男人腳上配雙夾腳拖的話。

「你都聽到些甚幺?」孟權雅蹲下身子,攙扶著晶晶趴到自己背上,梁晶晶挨在孟權雅耳畔不安的問,兩人往許家的方向緩緩前進。

「你說呢?」孟權雅反問。

「我沒有想到事情會失控成這樣,我以為……」梁晶晶沒有繼續解釋下去,她必須知道孟權雅聽到多少,否則多說的下場只會自爆。

她嘆了口氣,覺得方才騷動簡直不堪回首,轉移話題道,「幸好這村子近年來人口外移嚴重,只剩下一些老弱殘窮,否則早就引起圍觀。」

「其實你是真的打算把王姨的手扭斷吧?只是她太肥了。」掠過梁晶晶的廢話,孟權雅開門見山地問。

梁晶晶心臟突然快了一拍,眼下她并沒有立刻回答孟權雅的問題,而是沉默了兩分鐘,換她反問道,「你說呢?」。

不要再揉我胸了_他經常揉我的胸玩我下面

「我覺得自己的臆測八九不離十。」孟權雅說道,梁晶晶只恨自己此刻看不到他的表情,也不知他這說法是真心話還是玩笑話。

晶晶聽了不置可否拍手說道,「那幺恭喜這位紙扎人先生回答正確答案,您將獲得免費投胎機會一百次。」

孟權雅聞言失笑道,「為甚幺不反駁我?」

「呃……我想大概是因為我口才不好。」梁晶晶道。

「放屁。」孟權雅懟了回去,接著開口道,「還有,王姨說的敏彥和梁丞是誰?為甚幺她要你替她向他們問好?」

「唉,關你屁事。」梁晶晶發現男孩子都有個通病,那就是他們往往無法就一個話題延伸下去,而是會一直一直一直不停的問問題,問到你煩為止,這點和小孩子有異曲同工之妙。

「將來我的小孩如果是你這種十萬個為甚幺的類型,我肯定拿臍帶勒死他。」梁晶晶喃喃碎嘴道。

「喂,注意你對救命恩人的態度。」孟權雅不客氣地提醒對方。

不要再揉我胸了_他經常揉我的胸玩我下面

「我看電視和小說的總裁幾乎都是冰山高冷禁慾系,瞧你這總裁給你當的……」梁晶晶差點說出太失敗了這幾個字,幸好懸崖勒馬道,「話這幺多,問題這幺多。」

「我告訴你,禁慾系已經過時了,老子這種縱慾系才是newfashion。」孟權雅忽然抬起頭驕傲的說,晶晶的下巴差點沒有撞到這人的后頂穴。

晶晶忽然發現孟權雅有很多面向,無論是一開始在公司笑里藏刀的總裁、還是面對傅小蝶時溫柔深情的追求者、或是今天這位也不知道是不是吃錯藥的義氣伙伴……,似乎每個都是他,也似乎每個都不是他,他的一舉一動像是個性使然,又更像是為了符合當下情境所需要的角色扮演罷了。

文章評論

能提现的电竞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