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男人

您現在的位置是:首頁 > 生活 > 情感生活

吾妹多情要笑_不過爐鼎而已by謬爾109

2020-04-08 09:22:14情感生活0

孫晨曜的話宛如一捲錄音帶,不斷在我的腦海里重複撥放。

我愣愣地望著孫晨曜,久久不語。

不痛不癢?

如果孫晨曜跟沈湘君交往,我真的不痛不癢嗎?

捏緊衣角,我對上他的眼眸,回:「當然不可能啊。」

聽到我的回答,我發覺孫晨曜的瞳孔一縮。

「即便平常你對我再壞、再惡劣,但我們終究還是青梅竹馬,如果你真的跟沈湘君交往,我當然不可能毫無反應。」

「……什幺意思?」他壓低了聲音,話里夾雜著幾分顫抖,像是在隱忍一股隨時將會爆發的情緒。

「身為你的朋友,我還是會好好的祝福你,跟你道聲恭喜吧。」

這話我說得真誠,然而孫晨曜的反應卻出乎我意料之外。

語落的那刻,我注意到孫晨曜眼神瞬間黯淡,原先緊繃的神經,忽然顯得相當無力。

吾妹多情要笑_不過爐鼎而已by謬爾109

我認為他應該要感到高興,自己的愛人能得到朋友的支持,不是很美好的事嗎?

但孫晨曜種種行為,卻全然顛覆我的預判。

我感到渾身不安,只好微微向前,試圖詢問他的狀況,「孫……」

開口的剎那,孫晨曜再度邁開步伐,并掠過我的肩。

他走得很快,頭也不回地扔下一句:「走吧。」

感覺到事情的不對勁,我趕緊跟在他的后頭,緊張地問:「孫晨曜,你生氣了嗎?」

「沒有。」

「騙人。」我不信,「你的表情看起來不像沒有。」

聞言,他的腳步頓時一滯。

僵持許久,最后他緩緩轉頭望向我,「比起生氣,更多的是無奈。」

「……無奈?」我聽得一頭霧水,還想追問,但孫晨曜逕自往前走,絲毫沒有要等我的意思。

吾妹多情要笑_不過爐鼎而已by謬爾109

不得已,我只好暫時將這份疑惑埋藏在心底。

今天的孫晨曜,我還是第一次見到。

***

得知自己被迫參加圣誕活動的詩潔,先是堅決反對,甚至還要去找沈湘君取消,但在我的苦苦哀求下,最終她還是同意了。

不愧是我的扶手,總能在關鍵時刻陪伴我。

「沈湘君的反應如何?」

我把事情的經過告訴了詩潔,唯獨漏掉后面孫晨曜生氣的那段。

而詩潔聽完后,則是富饒興趣地拋出這個疑問。

「為什幺問這個?」我面露不解。

「她應該沒很希望你去吧?」詩潔竊笑,「要是她真希望妳去,在問孫晨曜的時候就會一併問妳了,再不然也會請孫晨曜幫忙問,可她沒有。」

思忖幾秒,我深覺有理,「也是。」

吾妹多情要笑_不過爐鼎而已by謬爾109

誰會希望自己喜歡的人的緋聞對象一起出現?

換作我是沈湘君,大概也不會邀請。

后來詩潔去了趟廁所,留我一個人在座位上煩惱。

想起沈湘君,再想起昨天的孫晨曜,我感覺頭一疼。

對于孫晨曜態度突如其來的轉變,我完全摸不著頭緒。

難道我真的說錯了什幺嗎?

我百思不得其解,愈想愈煩躁,不停搔頭。

過了不久,詩潔回來了,但模樣有些怪異。

只見她匆匆朝我小跑步奔來,并環顧四周,確定附近沒什幺人后,這才附在我的耳朵上,悄聲道:「蘇瑾,出事了!」

我微愣,愕然地問:「什幺事?」

「孫、孫晨曜。」她的語氣充滿焦急和擔憂,說話開始變得結結巴巴,「我剛剛……我剛剛聽到孫晨曜跟一個……不、不認識的女生起爭執!」

吾妹多情要笑_不過爐鼎而已by謬爾109

她上氣不接下氣地說,想來是沿途奔跑回教室的。

對此,我不禁心生困惑。

不認識的女生?爭執?

就我對孫晨曜的了解,他的個性說好聽是隨和,說直接點就是懶,他不喜歡爭吵,因為互相辯解過于麻煩,所以凡事他能讓就讓。

也因此,當我聽完詩潔的傳遞的消息后,不由感到震驚。

孫晨曜鮮少讓自己陷于糾紛之中,又怎幺會和一個素不相識的人起爭執?

顧不得距離上課鐘響僅剩五分鐘,我隨著詩潔來到學校一個偏僻的角落,而這個地方正好能從女廁的窗戶看過去。

「我剛才在等廁所,想說無聊看一下窗外,結果就發現孫晨曜!」詩潔一面拉著我的手往前跑,一面向我解釋。

眼看我們就要抵達詩潔說的位置時,原本正在奔馳的雙腳忽然停了下來。

我這幺一滯,跑在前頭的詩潔亦跟著被迫停下。

她回過頭,一臉疑惑地看著我,我的視線則是朝不遠處望去。

吾妹多情要笑_不過爐鼎而已by謬爾109

我錯愕地盯著前方的兩人,不敢置信。

──是白羽歆。

詩潔口中那個不認識的女生,我怎幺也沒料到竟然會是白羽歆!

此時孫晨曜正揪著白羽歆的衣領,神情陰冷,毫無笑容。

「蘇瑾?」

我先是佇立在原地微愣幾秒,直到詩潔的聲音傳進耳里,這才猛然回過神,隨即奔上前。

「孫晨曜,你在做什幺?」我惶恐地扯著孫晨曜的衣服。

轉過頭,發現喊的人是我,我從他的眼底捕捉到一絲詫異。

但很快的,那絲詫異便被冷漠給覆上。

他的表情冷若冰霜,絲毫沒有半點溫度,和河俊學長平時冷淡的模樣不同──

孫晨曜的冷,是會讓人背脊不自覺發涼的冷。

吾妹多情要笑_不過爐鼎而已by謬爾109

「蘇瑾,這里不是妳該來的地方。」他冷聲命令:「回去。」

「你先回答我你在做什幺?為什幺你跟白羽歆兩個人會在這種地方?」我驚恐地看著孫晨曜,目光則是順著他的手落到白羽歆的胸前,再往上移,赫然驚覺白羽歆的嘴角噙著一條血絲。

我嚇得連忙鬆手,害怕地后退兩步。

大概是見到我的神情,孫晨曜嘆了口氣,眼神多了幾許溫度,「所以我才讓妳回去。」

一旁的詩潔看傻了,動彈不得,只能怔怔地盯著眼前的景象。

「……為什幺?」斜睨了眼白羽歆的嘴角,我質問著他:「為什幺這幺做?」

很明顯的,是孫晨曜動的手。

但我不懂,為何他會對白羽歆動粗。

腦袋倏地浮現受傷當天,孫晨曜揹著我走路的場景──

「還有,今天動手的那個女生,我要知道她的名字。」

當時孫晨曜的語氣相當冰冷,跟如今的他如出一轍。

吾妹多情要笑_不過爐鼎而已by謬爾109

難道說……

「我說過,只有我能欺負妳。」

說完,孫晨曜蹲下,而白羽歆因為他這幺一蹲,整個人被往下一扯。

她狼狽地被迫跟著蹲下,接著孫晨曜將原先空著的右手移到白羽歆的腳踝上,死死握緊。

他臉色一沉,「我更要讓她知道,不能走路是什幺樣的感受。」

文章評論

能提现的电竞平台